现处于懒惰年更状态,坑是会慢慢补上的,但至于什么时候……盾铁、贱虫、酒茨、杰佣、莫萨不拆可逆,其他啥都吃

我有点害怕。你别怕。

伪酱这两天一如既往地和一曲双排

今天笑哥最后一班车遇见的伪酱

去晚了,一进去就看到一个在椅子上,一个残血,一个倒地,剩下那个满血的——果不其然!是那个男人!虚伪!

后来先知来救人,伪酱也来了,被打残了,残奥会开始

笑笑在追前锋的时候视角看了眼医院里面:伪酱在那边皮

后来伪酱出来被笑哥捶了,上椅子,笑哥:皮是要付出代价的!

没多会儿伪酱被救下来了,身上带个圈儿,结果被打了,刚好一曲小医生没自摸了躺在地上,于是伪酱就说:我摸你我摸你,我被打了,应该能把你摸起来

然后,笑哥也不追人了,走到正在用命摸一曲的伪酱旁边,默默看着,也不阻止

一曲颤颤巍巍:虚伪哥,我有点害怕......

今晚无敌巨甜的糖

还在看直播所以可能会继续加点东西记录进去!


末班车伪酱和笑笑排到彼此

伪酱先知,笑哥一阶锯往前追

伪酱:他应该据不到我,很极限

结果笑哥极限锯据到了

笑哥:他应该觉得我据不到他,所以没交鸟

过了一会儿伪酱倒了,空军出现,笑哥没挂伪酱转身找空军

伪酱:他不挂我,肯定要过去闪现捶空姐一刀,让她不能救人

然后!!笑哥!真的过去闪现捶了空姐一刀!!!

这局有两个屠夫啊!你俩这么了解彼此,意识这么一致的嘛?!

后来(我不大记得了,刚好自己排到人了)总之在混乱中,伪酱和空姐一起,笑哥却选择放弃上椅飞的伪酱,闪现捶了空军,导致这局最后平了。

排位结束后笑笑yy找伪酱

伪酱:你刚刚...

【杰佣】The Lost(07,略黑暗)

本章嘀嘀嘀预警!



【七:转变】



温热的气息从指缝间穿过,在冰冷的手背上散开,激得毛孔微微收缩。


雇佣兵的手是炙热的,他攥住眼前的人,勉强撑住软如棉花的双腿,几乎将全身都附了上去。


监管者犹如冰片的体温成了夏日的冻酒,使雇佣兵几乎耗尽了意志才忍住没贴上去。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嗅着空气中淡淡的花香,心中的警钟强烈地催促自己离开这里。


“走…”他开口,咬着牙,声音带着颤抖。


杰克将快挂在自己身上的人撑住,眉头蹙起,似乎是不怎么习惯一个人主动贴近他,他的手紧了紧,忍住了习惯性的不适感,带着人往院子外走。


依靠在身上的...

【原耽】不留活与不杀生(一)

存档


(1)

江湖上有两个奇人。

一位人称“不留活”,一位人称“不杀生”。

不留活从不留活口,不论是招惹他还是他招惹的人,江湖上从未听闻有活过三天的。

不杀生从不杀生,更不招惹人,不管是找他麻烦还是跟他有仇的,他都会留一个活口,绝不杀人,江湖上从未听闻他有杀过人。

不留活的名字叫江漠,整天瘫着个脸,从没人见他笑过,活像个冷罗刹。

不杀生的名字叫阳笑,整天挂着张笑脸,看得女孩子心怦怦乱跳,就连见着仇家都在笑,活像个小太阳。

然而江湖上的人却是宁愿碰着那“不留活”冷罗刹,也不愿见着那“不杀生”小太阳。

不留活杀人,他只喜欢将剑刺入人的要害之处,几招便可毙命。

不杀生不杀人,...

【盾铁】【福华】承认吧你爱他(番外)

番外篇来了鸭


一:关于探长的信

 

“福尔摩斯,”华生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将手上的东西递给坐在沙发上的侦探,“你的信。雷斯垂德的。”

福尔摩斯接过信件,仰头看了前军医一眼,“噢,谢谢?但我是否该询问一下为何我的信件会在你的房间?”

华生转身去给自己倒了杯茶,“只是忘记给你了。”

“哦哦哦,”福尔摩斯将信件抖开,“不仅如此,你好像也忘了自己将这封信打开过。”

华生翻个白眼无奈地走开了。

半分钟后,福尔摩斯哈了一声,接着他又沉默了半晌,突然说:“John,我们去度假吧。”

正喝茶阅报的华生差点没把报纸撕开个缝,“度假?”他不免提高声音:“为什么?”

“为了逃...

【杰佣】The Lost(06,略黑暗)

【六:症】


“这是定金,等那人死了,剩下的钱全部归你。”

“求求您别杀我…他们…他们逼我贩毒……我的孩子已经被他们弄死了……求您了。”

……

“雇佣兵先生,我花钱雇您,似乎并不是来让你带着早该死的人四处逃亡给我找麻烦的啊。”

“老板、老板!是他!是他逼着我走的!我没有想背叛您!我错了老板,我是被他逼的!”

“是吗?那你就杀了他,证明给我看吧。”


——嘭

奈布猛然惊醒,从床上弹了起来。他捂着肩膀,呼吸紊乱,梦中的子弹似乎真的穿过了身体,让人心有余悸。奈布平复着呼吸,将衣服拉开,露出了左边肩膀——那里的的确确有一个被子弹穿过的疤痕,因为梦的缘故,似乎...

【裘前/杰佣/蝶盲】红蝶的复仇和小丑的攻心计(一发完)

沙雕产物!OOC预警!!真的!!根据前两天玩游戏的真实事件引发的脑洞!


1.

“美智子,不可以哦。”

红蝶听到身后的人说,她手一抖,随即默默放下了手中的小糕点。

“又趁我出门的时候偷吃。”海伦娜一脸无奈地把盘子端走,“你这周摄入的糖分已经超标了。”

美智子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小蛋糕,脸上面无表情,心碎了一地。


2.

又一次游戏结束,裘克去到大厅,将某个位置上的求生者名牌取下,拿在手里把玩。

威廉 艾丽斯

裘克摸了摸被撞得还在隐隐作痛的胸口——很有意思的人。


3.

美智子接过一个黑色的小包裹,笑得用折扇掩住了嘴:“谢谢你,瓦尔莱塔。”

她收好包裹,匆忙回到了自...

【杰佣】The Lost(05,略黑暗)

【交汇】


热。

像是被一团火焰包围,要将身体燃烧殆尽。

奈布知道再这么下去,自己就离死不远了,但他睁不开眼,死神已向他伸出手,只要意识稍稍松懈,他便是赴了邀。

他滴水未进,而地下室不透光,模糊了时间,便让人更难熬了些。奈布并不想死,但在这充满腐烂气息的地方,相信再过不了多久,他便会永远地闭上眼。

他本该逃出去的,但那天在杰克离去后,不知受什么力的影响,牢门竟自己缓缓关上了。被扔进笼中暂时动弹不得的雇佣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唯一的出路被锁上,感到绝望又可笑——看来上帝也不想他走。

接着便是焦虑症发作和伤口发炎后引发的高烧。

不知第几天,在奈布即将握住死神的手时,一阵冰...

昨晚的战绩我能吹好久(挺胸拍胸脯)
【其实全靠运气】

医生那局最后被一刀了,结果靓仔考虑了一会儿回头把我放了qaq感动天地

【杰佣】The Lost(04,略黑暗)

修改重发

【四:轮盘】


逃,萨贝达。

逃吧。

举起这把枪,扣下扳机,你将会...

永远自由。


左轮的转鼓被纤细的手指不停拨弄,一阵阵轮轴声回荡在空旷的地下室,牵动着神经。

笼子早已被打开,而里面站着的人却不曾踏出半步。那之外的地面仿佛铺满了用血浸泡的荆棘,从那四个还高高悬挂于半空、瞪着眼珠的人眸中滴下,充满了怨恨和哀叫。

杰克歪头看了会儿那只紧捏住牢笼的手,收回了目光,对着这满头鲜血的人说:“您考虑好了吗?”

奈布这才抬起眼看向杰克。

从这一刻起,雇佣兵才真正感受到监管者是怎样的一个疯子。

疯子喜欢做疯事,这句话是半点没错的。而现在,这个疯...

© One_Day一天 | Powered by LOFTER